當前位置:迷了書吧 > 奪嫡 > 第453章 懸鏡司首尊!

奪嫡第453章 懸鏡司首尊!

????一年一度,歆德二十年的冬天終于過去了,歆德二十一年的新年京城分外的熱鬧。

????雖然說天下并不太平,尤其是北方的北燕在過去的一年屢屢犯邊,大康朝和北燕之間的軍事沖突不斷,儼然是有要大打的架勢,但是離邊境幾千里之外的京城,卻感受不到絲毫劍拔弩張的氣氛,新年的京城,依舊喜氣融融。

????朝廷的休沐日,戴皋卻堅持像平常一樣進宮請安,西苑這邊,歆德帝的煉丹院子里依舊忙得是熱火朝天,戴皋連續三天過來請安都沒有得到面圣的機會。

????這個時節,京城冰天雪地,整個京城都是一派熱鬧非凡的景象,唯獨巍然聳立的皇宮,給人的感覺反而是一片冷清,讓人忍不住唏噓感嘆!

????戴皋的馬車孤零零的從西苑出來,在圣武門外留下長長的影子,一直穿過了前面的大街,隱約便能看到有一輛和戴皋馬車形制極其相似的車駕向這邊駛過來。

????朝廷的車駕,形制都是有嚴格規則的,能夠和宰相大人相同形制的馬車,放眼整個大康也沒有幾輛。

????趕車的護衛似乎很熟悉這輛車,依舊保持不緊不慢的往前走,兩輛馬車就這般在轉角處交錯,然后停下來,此時細心的人能夠發現,這偌大的街道,人跡俱無。

????就算天氣惡劣,尋常十分這里多少會有行人,雪地里偶爾還能看到不少醉酒的漢子。很顯然,這看似偶然的一次交錯其實并不偶然,一切都有預先的安排,這整條街道暗中都被人封了起來,只有馬車上的兩位貴人對此心知肚明。

????“戴大人,宮廷深深,大人依舊還是這般勤奮不輟,佩服,佩服啊!”對面的馬車上,貴人說話的語氣低沉嘶啞。

????戴皋微微蹙眉,道:“陸大人,這么冷的天,你不在家里享福,為何冒雪到這冰天雪地的野外和老朽見面?莫非是有什么事情?”

????被稱為陸大人,又能乘坐這等車架的存在,自然不會是江南陸家的人,滿朝上下,姓陸的大人,能夠和戴皋如此說話的存在,也唯有懸鏡司首尊陸長河。

????大康懸鏡司,是個只忠于皇上的特殊組織,其主要職責是監督天下官員,其秘諜網絡遍布整個天下,不僅是大康朝,北燕,突厥,吐蕃等等其他的國家,也都有懸鏡司的秘諜存在。

????戴皋雖然人稱權相,手中的權柄顯赫,但是在官場上,讓人最可怕的卻是陸長河和他的懸鏡司,因為誰都知道,倘若有一天不小心落入到了懸鏡司的手中,這一輩子就完蛋了,不僅自己要完蛋,很可能整個家族都會遭到清洗。

????大康朝誰都知道陸長河和陛下的關系非同一般,陸長河從小是陛下的伴讀,陛下對他的信任超過任何人,而他也是無條件終于陛下的人,因而在某種程度上,就算是權傾朝野的戴皋,對他也畏懼三分。

????陸長河微微撩起窗簾,他的面容清癯,一襲道袍,看上去像個儒雅的文士一般,他面含微笑,神色平和,看到他這副面容,誰也不會想到此人便是手上沾滿了無數鮮血的大康第一特務頭子。

????他盯著戴皋,道:“戴大人,我記得約莫一年以前,有個叫陸錚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得罪了大人,結果大人將其流放到了隴右去了!宰相大人貴人健忘,不知道還記不得記得這件事?”

????戴皋微微愣了一下,眉頭一挑道:“哦?這個姓陸的小兒莫非和大人有什么關系么?據我所知,此人可是江南陸家的庶子,雖然和大人同姓,但是不同根呢!”

????陸善長淡淡一笑道:“戴大人,天下的陸姓都是一家,這個年輕人我想要,奈何他得罪了戴大人,我這心中便不敢擅自做主,因此專程和大人碰個面,說一說,希望宰相大人能夠高抬貴手,別再追究此子,如何?”

????戴皋眉頭皺起來,臉色變得頗為陰沉,他測測一笑,道:“戴大人,您親自出馬了,我還能說什么?

????只是有一點,那姓陸的以后不要招惹我戴家,倘若他繼續執迷不悟,陸大人,我戴皋恐怕也難對您作出什么保障了!”

????戴皋說完,把車簾子放下了,冷冷的道:“回家!”

????馬車重新動了,兩車交錯而過,各自消失在大街的盡頭,戴皋回到府前,宋福兒過來迎接,他一下從車上跳下來,快步直奔書房。

????宋福兒跟在后面,心思機敏的道:“老爺,您這么急匆匆,究竟是什么事情?”

????戴皋道:“西北的消息你一直沒有稟報,現在究竟什么情況?”

????宋福兒一下愣住,神色古怪之極,他萬萬沒料到在這樣的日子,大過年闔家團圓的時候,戴皋竟然會忽然問到了西北隴右的情況。

????西北隴右什么情況?關于陸錚的情況么?一個小小的陸錚,還真讓相爺牽腸掛肚,連春節都過得不安生,念念不忘了?

????“怎么回事啊?吞吞吐吐,難不成有什么不能說的?”戴皋盯著宋福兒道。

????宋福兒苦笑道:“老爺,提起這個陸錚,此子還真了不得,你道他去了榆木如何了?硬是和榆木的宋老三宋文松成了結拜兄弟。

????宋家內部不合,宋文松因為是庶子遭受兩位哥哥的排擠,暗中宋文華讓人從后面威脅榆木,陸錚又慫恿宋文松出兵,結果把宋乃峰手下八大金剛之一的程巨虎給打敗了,并將其殺之立威。

????這件事在西北鬧得很大,可以說捅破了天,結果宋乃峰竟然沒把宋文松怎么樣,依舊把他放回了榆木,據說陸錚在這其中還扮演了說客的角色,嘿嘿,老爺,陸錚此子,實在是厲害,假以時日,前途無量啊!”

????戴皋勃然站起身來,道:“好個宋福兒,這么重要的信息,你竟然一直瞞著不報,我看你這個老東西真是越活越回頭了,哼!”

????宋福兒真是叫苦不迭,西北的事情敏感得很,老爺這邊有想法,小姐那邊也有想法,宋福兒哪里敢隨便亂說?

????一般而言都是戴皋主動問,宋福兒便稟報,眼下大過年的,陸錚在西北搞得風生水起,宋福兒把這個稟報給戴皋,那不是給他添堵么?

????戴皋罵了宋福兒一句,立刻不說話了,整個人像老僧入定了一般,陷入了沉思,過了好大一會兒,他幽幽的道:“說說吧,這姓陸的小子是怎么干的?他咋就能這般如魚得水?”

????宋福兒不敢隱瞞,立刻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給戴皋做了匯報,他對陸錚本就關心,手上掌控的幾個西北的釘子,他都讓他們關注陸錚,因此對陸錚到榆木的事情了解的比較清楚。

????他從陸錚和宋三不打不相識說起,到陸錚在宋三帳中殺馮雪林,然后慫恿宋三出兵橋潭,打垮程巨虎,而后兩人一同去見宋乃峰,陸錚憑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游說宋乃峰將宋三放回了榆木。

????到了榆木之后,陸錚開辟了南北的商路,將大批從江南運過去的鹽巴,瓷器,茶葉,絲綢等販賣到呼倫草原,僅僅只有一筆的貿易,保守估計利潤就多達十萬兩銀子。

????戴皋聽得仔細,隱然聽明白陸錚能夠說服宋乃峰的原因,陸錚手中擁有很多的資源,從江南這邊運送大批貨物的通道他輕松掌握,而到西北之后,又能夠利用宋家的關系,把貨物運出邊境,可以說條件得天獨厚。

????西北的宋家和齊家,他們倒也想做貿易,然而朝廷對西北的物資控制一向嚴厲,從江南到北方的漕運根本不會對宋家和齊家開放。但是陸錚手中有大批江南的商人,江南商人自有北上的漕運路線,朝廷控制齊家和宋家的物資,卻不管江南商人經商,陸錚便鉆了這個空子,一舉在西北站穩了腳跟。

????陸錚賺了白花花的銀子,將這些銀子用來給宋家養兵,宋乃峰除非腦子壞了,否則這樣的好事他怎么可能拒絕?

????而陸錚憑此和宋文松綁在了一起,以后戴皋就算有再厲害的后招,哪里能傷及陸錚分毫?

????戴皋倘若真要對陸錚趕盡殺絕,他只能從江南商人身上動手,如果那樣的話,他就要下定決心將江南剩下的幾家全部滅了,讓他們步張家的后塵,在眼下的形勢下,戴皋那樣做顯然得不償失。

????戴皋腦子里天馬行動,心情復雜之極,陸錚在西北擁有這等本事,難怪懸鏡司陸長河也關注到了他。

????這個掌控天下的密諜頭目,其一直都想能幫皇上解決隴右的問題,可惜這些年隴右宋乃峰的實力日益強大,突厥和大康朝的邊境戰事從未斷絕,宋乃峰手上又有十萬精兵,面對這樣強勢的豪門,朝廷不敢用對付江南的辦法解決西北,因而一直就拖著,事情懸而未決。

????這個時候,陸錚忽然出現了,很顯然他在西北的表現已經引起了陸長河的注意,對戴皋來說,事情也因此變得愈發莫測,他不得不小心應付……

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奪嫡。本章網址:http://www.ycntgb.tw/shu/1877_452.html

看《奪嫡》的書友還喜歡
6肖中特